Sponsored Post Learn from the experts: Create a successful blog with our brand new courseThe WordPress.com Blog

Are you new to blogging, and do you want step-by-step guidance on how to publish and grow your blog? Learn more about our new Blogging for Beginners course and get 50% off through December 10th.

WordPress.com is excited to announce our newest offering: a course just for beginning bloggers where you’ll learn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blogging from the most trusted experts in the industry. We have helped millions of blogs get up and running, we know what works, and we want you to to know everything we know. This course provides all the fundamental skills and inspiration you need to get your blog started, an interactive community forum, and content updated annually.

潘懷宗事件更凸顯議會自我管理非常需要改進

2021/1/28 張元易

    昨天士林地檢署[1]以於2008年至2020年間利用人頭領取助理費並挪做私用為理由聲請羈押潘懷宗與其辦公室主任,而士林地方法院裁定潘懷宗以200萬元交保。此人是資深議員,不像王浩宇和黃捷般!而潘懷宗[2]多年來的作為除上述議會人事費外諸如電視節目上的言行、產品代言等,議會同仁以及行政人員不可能全然不知!然後竟然都沒有任何動作!比方說自行請地檢署調查。所以我能說的就是議會自我管理非常需要改進!

    非常需要改進的理由就是觀感問題衍生的信任感危機。潘懷宗是化學博士,從前卻偽裝成醫學博士、藥學博士誤導社會大眾⋯,這應該是有涉及詐欺之類的刑事犯罪行為,又或者至少是利用職權身份的不當民事行為;而台北市議會竟然任由他連選連任將近二十年!難道這是要告訴社會大眾台北市議員都是騙子嗎?而王浩宇的罷免案以及將要投票的黃捷罷免案,明明多數黨可以在議會內自行處理,卻讓人民進行公投,難道是要告訴這兩市市民,議員都沒有自律能力,需要外人來管教!那麼請問我們選他們當民意代表是要做什麼?一群人連成員都無法約束,那我們還期望他們能夠有什麼作為?

    再來還有一件非常怪異的事情!某個縣議會有獨立空間給每位議員休息 (睡覺),然而卻沒有空間給議員辦公!請問這是什麼道理?挑燈夜戰審查議案不眠不休,這只是偶爾才發生的事情,不必特別準備床給議員們睡覺吧!而辦公則是每天都要做的工作!為什麼不在議會大樓內提供獨立空間給每一位議員使用呢?其實另外一個大市的議會也沒有提供獨立辦公室給議員,但是社會上的事情不是 “負負得正”!這只會讓人們對縣市議會的觀感不好而已!有經費做很多奇怪的事情,卻沒有經費在議會大樓內提供獨立辦公室給每位議員!這難道是要告訴我們議員辦公不重要嗎?

    簡單來說,議會監督施政的同時更要自我監督!針對議員的不當行為應該先行內部處理,若確有不法行為當然是移送法辦。至於交付人民公投,我認為不要輕易使用。畢竟如果連自我監督的能力都沒有,那我們是要如何信任議會的監督施政能力呢?


[1] 北市議員潘懷宗涉詐助理費300萬 士檢聲押

[2] 潘懷宗-維基百科

黃捷已不重要!囚犯困境已形成了!

2021/1/23 張元易

    高雄市鳳山區的黃捷市議員是否會被罷免其實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政黨 (以及支持者) 對立已經形成囚犯困境了!而我要說的是就長遠來看,所有人都是輸家!

    如果黃捷的罷免案沒有通過,那麼反黃捷的人一定會繼續攻擊民進黨厚此薄彼~不管王浩宇卻大力護航黃捷;而且這些人絕對不會善罷干休,一定會繼續下一個罷免案;繼續集結有志一同的民眾。而在民進黨支持者中,一定也是會有人質疑民進黨對兩個罷免案截然不同的處理方式。畢竟如果用邏輯等原則來檢視,的確是有矛盾的地方。

    如果黃捷的罷免案有通過,表面上看是挺捷的人輸了,其實也不盡然~因為他們一定會支持黃捷2022年去別的地方選市議員,或者找位子安插她,然後2024年在高雄競選立法委員。除此之外,民進黨的支持者應該會卯足全力不讓接下來的罷免案通過吧!更糟糕的是,好像已經有人在醞釀要依樣畫葫蘆針對國民黨籍的民代提罷免案……。

    簡單來說,我認為這些罷免案其實是顯示我們的議會運作機制有大問題:如果議員 (立法委員) 有不違法但不恰當的言行,議會 (立法院) 應該要自行處理,而不是推諉卸責交由人民公投處理;而選罷法也有明顯瑕疵,缺少但書等配套措施和不適用條款避免被團體組織利用。如果兩大陣營的人和支持者都不去研究並修改議會運作規則和選罷法,只是持續相互對抗,那麼所有人包含你我都是輸家!

台灣豬標章其實只是冰山一角!

2021/01/20 張元易

    最近因為萊豬可以進口了,所以很多人開始關心這個 “台灣豬” 標章!質疑說某些豬肉加工品明明就使用進口的腸衣包覆,為甚麼還能夠張貼台灣豬標章?這個產地標章的問題其實早已存在很多年了,而且不少產品其實都有這種問題,只是大家沒有注意到而已。我就舉台灣茶為例,早在2009年的時候就有人向監察院提出糾舉關於台灣茶[1]產地標章的爭議。

    這個爭議在於明明就參雜 (甚至絕大部分都是)了進口的茶葉,為什麼業者卻還可以張貼台灣茶標章?簡單來說,依照衛生署 (現為衛福部食藥署) 的進口貨物原產地的認定標準[2],只要在貨品「加工製造」的過程中,完成重要製程或附加價值率超過35%,其加工者所在地就可以標示為「生產地」。這是政府很多年前訂定的標準 (應該立法院有同意),當然所有從事加工的業者都會依照這個標準來宣稱他們的產品「生產地」是台灣!既然如此,法理上我們就無法說這麼做的那些業者不對。然而這個標準明顯違反常理認知。

政府的標準的產出原則上都是經過縝密的研擬、制定,然後送立法院審議同意後才會施行;我只能說這個 “進口貨物原產地的認定標準” 有明顯瑕疵,看起來它缺少配套措施以及不適用條款等因應措施。基本上,我認為政府官員拼命護航、立法委員一味謾罵都不是有建設性的行為。行政院、立法院應該是要找人民一起來研究如何將這個標準修訂得更符合一般人的常理認知。


[1] 台灣茶的烏龍亂象

[2] 進口貨物原產地認定標準

王浩宇被罷免了,然後呢?

2020/01/18 張元易

    桃園市議員王浩宇在前天的罷免案投票中被超過法定人數的選舉人同意了。我不評論這個案例,因為民主政治的原則就是 “這次必須遵照規則,但是在下次之前我們可以討論修改規則”!其實事實上這個案例以及去年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案例都在在顯示選罷法[1]本身大有問題!另外,我認為議會運作也有問題;除此之外,政黨政治的運作似乎也有不少問題。

    首先是關於選罷法的問題。第一,怎麼會對單一選區和複數選區的當選人進行罷免的規則是一樣的?第二,同意罷免的人數只要超過所有選舉人數的四分之一,而且比不同意的人多就成立;萬一同意的人數比當初這位被罷免人獲得的選軍人數還少怎麼辦?另外就是縣市議員的當選票數可是比當地的選舉人數的四分之一還少很多耶,進行罷免所需要的人數是當初獲選的人數的好幾倍,這又該如何解釋?第三,罷免案提要要超過該選區1%的選舉人連署,成案要超過10%,然後進行全區投票。看似合理,但是如果有政黨存心操弄罷免的話,其實並不困難!因為我們的政黨是 “剛性[2]”,有眾多黨員,就算是單一選區,要集結超過10%的選舉人也不是什麼難事!更不要說複數選區了!所以說這個選罷法真的是必須要好好修正了!

    再來是議會的問題。如果議會成員有不恰當但沒有違法的行為,議會應該是要自行處理,比方說申誡甚至是停權之類的處分;而不是交由人民處理,這樣的機制感覺很奇怪。交由人民處理是推諉卸責的行為,而且是在浪費社會資源。難道說議會的紀律委員會不管這種事情嗎?不論如何,議會在成員自我管理方面是有待改進。

    最後就是關於政黨政治的問題。一位市議員的罷免案有必要出動到政黨黨主席、副主席等全國級的人物來動員支持者嗎?出動區黨部主委,最多是市黨部主委就差不多了吧!這樣窮全黨之力對付一位他黨的市議員,其實給人觀感不好。而且沒有界線和分工的概念。其實這在在顯示我們的 “民主” 政治還很 “嫩”!依然是中央集權的運作模式。

    而關於政黨政治的另一個問題就是政治人物黨籍問題:因為我們是 “剛性政黨” (簡單說就是要入黨才能成為那個黨的候選人),政黨挹注龐大資源在支持這些人…;那麼如果有人在當選之後跳到另外一個政黨,除了道德瑕疵之外是不是也有公平性、正當性方面的問題呢?

    總結來說,市長罷免案已經顯示選罷法很奇怪,這次的是議員罷免案顯得更奇怪了!為了避免讓大家陷入這個罷免狂熱之中,我覺得行政院和立法院真的有必要溝通研擬修訂選罷法,讓這條法令更合情合理。當然,秀髮最重要的目的是讓大家更能好好執行自己的職務,生活能更好!


[1]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2] 剛性政黨與柔性政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