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道不同不相為謀”談起

2014/11/22  張元易

當兩人談話發生嚴重意見相左的時候,為了避免傷和氣大概會採取終止那項議題的作法;而這種情形通常發生在雙方是不熟的或普通的朋友。雖然如此,人們還是需要些信念來安慰自己或弭平波動的情緒;而“道不同不相為謀”就是個藥方。但如果發生在很要好的朋友,我們可能無法避而不談,卻也不想傷害彼此的友情;這時候,就試著用對方的“語言”或信奉的“概念”的一些原則來跟他對話。因為你的說詞已經被他否定,你再怎麼舉例證明自己的好都無法得到對方的認同;而且真的不要浪費精力去改變對方的想法。我覺得能做的就是在不否定對方的情況下,點出他信奉的“概念”的一些自相矛盾的地方,讓他自己再想一想他所信奉的“概念”真有他鄉的那麼好嗎?還是那只是他“一廂情願”?接下來我就要以“學歷至上主義”為例來指出其中的謬誤。

“學歷至上主義”或“文憑主義”其實它真正的意義是在於可以找到好的工作(好的收入),而且有好的升遷並且受人敬重。這是在過去(差不多到1990年代初期)的一個社會現象,因為從前的大學很少,所以能讀到大學畢業的人都有一定的能力水準(至少一定很會讀書考試)。可是自從1990年代中期開始增加大學數量,2000年代開始廣設大學,以至於現今全國有一百八十多所大學,上述的現象就不復存在。今年的順口溜是:台灣碩士滿街跑,廣告招牌掉下來就可能砸死一個碩士。正因為大學甚至是研究所已經失去了從前的篩選功能,所以企業在給薪的時候就無法像從前一般,讓學歷較高者有明顯高人一等的感覺(註:我真的不認為學歷高的人就比較偉大,但我只是闡述一個我覺得普遍的社會現象)。所以這是我指出“文憑主義”的第一個謬誤:高學歷在現今社會已不能保證好工作及高收入,以後應該也差不多吧?

當然如果有父母“純粹”只是想讓孩子讀“著名大學”,那麼我上述的論點就不適用。但是我相信絕大部分的父母應該是“沉溺”於過去那“讀好大學就會有好工作和好收入”的思維而沒有正視物換星移,不能再用同樣的思考邏輯來看待。所以我要指出的第二個謬誤:請問你們有認真仔細考慮“投資報酬率”這件事情嗎?舉例來說,把孩子從小送安親班、課輔班、補習班和才藝班一直到高中畢業,幸運的話可以進入國立大學(學費比私立大學便宜很多:一學期差三萬,四年下來差二十四萬),非常幸運的話可以進台大醫學系或電機系或法律系;(因為醫師和律師有國家考試,所以我不在此談論)可是在科技業,同學歷等級新鮮人台大畢業生的薪水並沒有比科技大學畢業生高很多;這表示學歷並無顯著影響力,其實間接地就證明這些父母的投資並沒有得到實質上他們覺得應有的報酬。

另外一方面,我知道讀科技大學的人的父母也是花了至少是同樣甚至是更多的補習費等,不過我還要把普偏低薪(22K)這個現象也拉進來討論。我認為學歷泛濫和普偏低薪之間的關係十分複雜,並非三言兩語就可解釋清楚;然而我只是想藉此佐證說明既然“低薪”是普遍現象,而且好學歷也沒什麼顯著影響力,這似乎就證明“孩子從小送安親班、課輔班、補習班和才藝班”這個方法大有問題,因為這個方法並沒有達到大家最初說設定的目標;當然,很多父母其實也只是有樣學樣,求個心安而已。或者是兩人都上班,既沒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自己教導孩子。但我想說的就是為什麼大家不能用科學的方式來檢驗投資孩子這件事?

除此之外,我還要指出第三個謬誤: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這句話有兩大謬誤:首先,請問什麼叫作“輸”?再來,而什麼叫作“起跑點”?其實這議題比上述的學歷泛濫和普偏低薪之間的關係還要更複雜,但是我試著用簡單的例子來說明。全世界很多人都譏笑美國人的國民教育(尤其是學科)很差勁(應該就算是很多人所說的“輸在起跑點上”);那麼我想問的是:如果前面的論述成立的話,那美國人應該很糟糕嘍!那為什麼主宰世界的是美國人?又為什麼全世界有那麼多人要到美國留學?可見的美國人絕對不是想這些人想的一般差勁!而且“起跑點”並不是像很多人想的那般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我們要弄清楚各種詞彙的“定義”!特別是要把“時間”的軸線拉長!我相信如此一來,對於非常多的事情,我們都會有不同於以往的想法!

總結來說,我真的沒有意思要詆毀跟我抱持不同意見人,更沒有想要改變別人的想法,我只是想建議大家對於俗世的一切認真思辨。只要沒有違法亂紀或傷天害理,相信什麼都可以,只是在相信之前,請盡一切可能努力弄清楚你所相信的事情真的會在未來實現,或者它至少是合邏輯地在進行。如果能做到這點,這世界應該就不會有那麼多荒謬絕倫的事情發生。

黑心油到底能否檢出?

2014.11.21  張元易

其實這是一個非常弔詭的問題!假設時間、人力、物力、財力都沒有限制,當然一定可以檢測出來!問題是現實世界是有種種限制!況且只要有規矩,就會有人想要鑽研漏洞!畢竟政府只是要建立規範而不是要天下無敵;所以能否檢出其實是無法肯定的。然而真正重要的是,破解黑心油之法並不在檢測,而是探索其來源。

認為一定可以檢出的人舉名畫、古代器皿為例證明檢測技術之能力。其實蘇富比偽畫大師之所以被“捉包”是因為那一幅畫他不小心使用了一種那個時代還沒有被發明的顏料。所以功勞並非檢測技術,而是歷史文獻。此外,因為碳十四、鈷六十都有半衰期,所以在有文字記載的時代之前的古代器皿的年份其實都只是個約略值,無法絕對肯定。以上二例說明檢測技術並非“一夫當關萬夫莫敵”。

再來是關於科學實驗的原則。雖然我大學不是讀理工科,但我有上生物課,也自行研讀基礎化學。進行實驗時,有一實驗組一對照組;兩者只有一個因子不同。有位醫生在他的部落格上寫拿黑心油和豬油比對就知道差異了。理論上這樣沒錯,問題是食品工業發展至二十一世紀,光是食用油種類就無法用手指頭來數!更不用說食用油的成分的種類!而且現在大多數的食用油都是“調和油”、“組合油”,它們的成分有標示但不一定有比例。當我們要做比對時,首先我們得調出、組出跟這個油一模一樣的油;而這就是一個艱難無比的工作,因為困難在於就算我們知道比例,但是可能還有添加秘方,所以我們無法將兩者的差異限縮到一項,然後開始科學實驗比對。

科學的另一個限制在於變化萬千之工程讓人目瞪口呆!試問實驗室生產的氯化鈉(NaCl)跟天然海鹽有什麼不同?化學式都一樣啊!只是天然海鹽含有礦物質,而實驗室生產的氯化鈉沒有(當然也可以用化工技術添加);但我們卻對不能說氯化鈉不是“鹽”!況且檢測出不同的點並不是這兩種“鹽”,而是它們所夾帶的東西!然附夾物成千上萬,用附夾物來判定並非有效率的方法。而且這裡要說的是,只要有化學式的東西都可以化工製成;就像上述例子一般,所以不能靠檢測技術來進行否定的工作。

再來說關於檢測的目的:從眾油品中篩選出“黑心油”,但不能冤枉“好油”!不過這個原則做不到!一個網路新聞編輯就舉例:檢測油中是否含有電解質(鹽等;烹飪時加入的物質)可證明此油是否為“地溝油”;然而若“地溝油”若僅炸油條或薯條,極有可能不含電解質。那麼此“地溝油”到底是不是“黑心油”呢?另外,主要成分是植物油的“黑心油”,其內涵的多環芳烴(如常見的苯並芘),只要沒有經過長時間高溫,它的含量就不會超標!那麼,此油到底是不是“黑心油”呢?此外,我想是不是在某種情況下,檢測時也有可能誤把“好油”當成是“黑心油”呢?

簡單地來說,“黑心油”並不是“一項”產品,而是一個“集合名詞”!它具有千萬種不同的成分和調和、組合方式!如果用檢測的方式來比對,那是曠日廢時、浪費時間、人力、物力以及財力!真正有效的方法是探索其來源。比方說:我們知道一公斤的豬肉、花生、大豆或其他植物等可以弄出多少公升的油;那麼我們就只要查驗說這間工廠賣出多少公升的油、這間工廠是否有購買可以弄出這麼多公升的油的豬肉、花生、大豆或其他植物等,就可以知道這間工廠是否有生產“黑心油”!一翻兩瞪眼,根本就不需要使用檢測儀器!

附帶一提,似乎我們的律法大多是“負面表列”,也就是註明禁止及限制事項。這樣的原則的缺陷、漏洞就在於食品科技變化萬千,有關單位不可能詳列所有禁止及限制事項;試問使用不在禁止及限制事項內的元素應該就不違法吧!但到底安不安全呢?總而言之,咬文嚼字並無法破除此僵局;惟有回歸自然,什麼油就是用什麼東西去弄出來的,不要再搞那些食品科技化工!這樣才是真正對大家最好的,而且方法既簡單又迅速!

教育到底是為了什麼

文章日期:2006-11-21 00:25

  今天是最後一堂從美國來的教授的生產與作業管理的課,教授意思意思地考了個期末考就請我們全班吃飯(我們決定吃薑母鴨)。他說期末考只是為了打成績,所以不重要;期中考很重要因為之後我們還能夠看到考卷,可以就不懂的地方提出詢問,這樣才會真正學到東西,最好能夠是知識!

教授滿能入境隨俗,儘可能地嘗試不同的食物,他也跟著我們盡興娛樂一番!我想這才是真正的教育吧!與生活結合在一起!其實教育應該是首重修身養性(也就是人格塑造),然後才是知識的內化,最後才是資訊的傳遞。不過我們好像是萬全倒過來;應該是因為這樣容易得多了!真正的知識是實踐力以及能夠讓被教育者擁有實踐力的能力;為人處世的準則是最難教的,也可以說根本無法教。因為如果老師本身( “身教")以及整個社會( “境教")無法配合,那麼<生活與倫理>還有<公民與道德>教了也是白教。考試跟身體力行是兩回事,也就像是知道跟做到是兩回事一樣。

我是儘可能地去實踐這些準則,因為我相信孔夫子所說的 “察微知漸" 。當然我也同意 “君子不拘小節" ,只不過我認為不拘這些小節的前提依然是不會違反法律。

至於其他關於教育的議題就下次再談嘍!

八年,將近三千個日子;就個人而言可以說是漫長的,但是對社會來說卻是很短的。

回顧這八年來,我盡力陶冶自己的心性,讓自己表裡如一,而且清楚自己要如何生活、走下去…。這是艱苦的鍛鍊,但也唯有如此,我才能成為我所想要的我。當然,不可能盡善盡美,但至少我覺得還滿好的!

八年了,還是有不少為人父母者為了考試、分數上街頭抗議、大罵教育系統公教人員以及行政首長。難道他們不知道這樣子的作為是最壞的身教嗎?為什麼自己的孩子的教育責任,看起來都被歸責到學校老師身上?制教和境教是大家的責任,怎麼能全然推給學校、教育系統呢?怪罪別人絕對不會讓自己變得更好!

一言以蔽之,教育的目的是培養生活的能力;讓每個人都可以在符合真善美的前提下去過他所想要的生活!

然而,因為大部分的人依然沉浸在那種經濟蓬勃發展的舊時代思維;雖然最近這六七年來都不景氣,但是大部分的人依然想恢復往日的榮景,而不是揚棄過時的思維。而我們的教育之所以會大大有問題,就是因為過去我們的教育其實是經濟的附屬品!從前教育的目的就是培養勞動力!!!但是現在早就不是勞力密集的時代了!!!而我們的教育並沒有因應時代的變遷而做全面結構性地改變。可是真正重要的是,沒有誰是誰的附屬品!如果我們的教育要產生本質上的改變,當務之急就是與經濟脫鉤。從哲學的觀點來看,唯有真正自由的人(組織)才能教導(領導)出自由的人(組織)。唯有回歸本質,我們才能靜下來好好思考 “教育到底是為了什麼"?然後我們才能真正提升自己的素質,到時候經濟自然而然就會再次蓬勃發展!

從頂新風暴看教育

2014/10/15 張元易

這場食安風暴最難辭其咎的人當然是領導政府的馬英九。因為他的無為,導致政府存在的基礎徹底崩壞~既沒確保我們的言論自由,也沒確保我們免於匱乏的自由,更加沒有確保我們免於恐懼的自由。至於肇事主魏應充則是將“股東利益極大化”發揮的淋漓盡致,完全應證了“利之所在,則忘其所惡,皆為賁諸”;不過他這種魚肉他人的心態,當然是要被譴責的。雖然如此,難道我們普羅大眾就真的是無辜的受害者?沒有助紂為虐?沒有任何該檢討反省的嗎?

一位國際英語演講會的美國會友在今年的某期會刊中寫道“教育的目的在於教導人們如何‘生活’而不是‘謀生’!”但是看看我們的“教育”,除了一連串的“考試”,似乎就沒有別的了!完全沒有心思要探索世間萬物。這也難怪幾年前有個德國人會在他的部落格寫道:台灣簡直跟豬舍沒什麼差別。那時大家還義憤填膺認為這德國人以偏概全、歧視偏激;不過著這一年多來三起的是安風暴看來,絕大部分的人根本就完全不知道市面上賣的食品、食物、飲品到底是甚麼就買來吃喝,請問這跟豬有差別嗎?

其實“教育”最重要的是培養正確的“態度”,只要起心動念是良善的,大致上都不會出太嚴重的問題。可惜的是現在很少有長輩、老師會教人正確的“態度”。其實,如果那些抗議十二年國教種種的家長們可以把他們那些對考試分數錙銖必較的精神用在食品、食物、飲品的成分上面,我相信我們的食品安全一定會突飛猛進。如果更多人能夠像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數萬名社員一樣共同支持甚至是參與從生產到銷售這一條鍊的管理與監督,我們一定可以吃得更健康、活得更安心。

很可惜的是大部分的人只是希望“俗又大碗”!這就好比“希望馬兒跑得快,卻又不給馬兒吃草”,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要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而且成本和品質本來就是正相關;如果一味地希望大又便宜,那麼就要承擔品質不堪的風險;大家應該要一起找出“合理的”價格,讓大家都獲利。除此之外,就是因為絕大多數的消費者貪小便宜而且缺乏辨識能力,所以才會有不肖業者開始做黑心勾當。要知道“關係”都是“互相地”;需要彼此制衡!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有定期檢驗以及不定期抽驗。不合格,嚴重者立即下架解約;輕微者限期改正,再次不合格一樣下架解約。所以出貨給此社的廠商都兢兢業業,不敢造次。

不知道頂新風暴是否有讓大家不再汲汲營營於“工作”,開始多投入時間在“生活”上面?其實“工作”只是 “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大多數的人似乎把工作當成了一切。早上因為趕著上班,所以早餐在便利商店解決;而晚上因為工作到有點晚,所以在附近的小店吃完再回家;而已婚的職業婦女則是買回家給家人一起吃。雖然這些人說是為勢所逼,但是我認為他們是自願放棄做為人的“自由”!他們從來沒有思考要過甚麼樣的“生活”,要找什麼樣的“工作”來支持那樣的“生活”!就是因為缺乏應有的“認知”,才會讓無良商人有機可乘,大肆販賣黑心商品。

總而言之,“生活即教育”!只要家長和老師們現在開始好好“生活”;進而教導孩子該如何“生活”, 培養他們正確的“態度”~知道所謂的“合理”和其他準則,並且分辨哪些事情該堅持到底而哪些事情就適可而止。如此一來,經歷食安風暴的我們,浴火重生的那天一定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