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大學

文章日期:2010-09-19 08:37

    雖然台灣現在有一百六七十所大學,而每個縣市都至少有一所,甚至金門都在前一陣子成立了大學,但是這些都無濟於事。因為大學存在的目的並不是讓人可以「自我感覺良好」;而是讓人能夠無礙地追求知識、努力地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很多大學根本就沒有辦法真正提供豐富的知識讓學生成為有用的人,那麼讀這樣的大學又有什麼意義?人生又有幾個「四年」可以如此虛度?

  雖然「推薦甄試」是另一種進入大學的方式;但是學力測驗成績仍然是其中評量比重最重(超過50%)的一項。所以說,學測成績依然決定者受測者將來可以就讀的大學及科系。由此可見,依然只有少部分的人可以進入自己最想進的大學與科系。可是,為何我們必須讓一場考試來決定我們的未來?

  還有,其實台灣的眾多企業主管都說不論是什麼大學的畢業生,進入公司以後都要從頭訓練。實習制度雖然可以改善這種情況,但是大學還是要負最大的責任。因為真正的大學絕不是僅傳授知識而已,更重要的如做人的態度以及做事的方法也都是一個好的大學應該要傳授的。不過,台灣的大學好像都只有在競逐國際學術排名。

  不論外在環境如何,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裡,出國留學也是一種不錯的解決方案。可以找到有教導做人的態度、做事的方法,而且又可以無礙地追求豐富的知識的大學。

  至於學費及生活費,一定會比留在台灣的花費來得多。但是也有花費不會多很多的方案。簡單的說,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東西。想要順自己的心意,就得付出相當的代價。

為什麼要讓孩子上大學

文章日期:2010-05-27 10:39

好好想過這個問題的父母可能不多,不過在學歷持續降低重要性的情況下,到底為什麼要讓孩子上大學,這個問題的重要性乃是與日俱增的。而且,四年是ㄧ段不算短的時間,如果渾渾噩噩地度過了,這樣對於未來的人生是一點幫助都沒有。上大學,就淪落到成為逃避面對現實的藉口而已。此外,學校畢竟跟社會還是有所區隔;就算是打工或做實習生,不見得就能深切地體驗而且明瞭社會的現實狀況。其實讓孩子先工作個幾年認識社會,也深入地了解孩子自己的需求,然後再和孩子討論讀大學的事情也是個不錯的模式。

除了非常專業的那幾個領域,例如工程類、生化科技類以及醫學法律等工作一定要有相當程度的學校專業訓練,其實絕大多數的工作只需要有基本的教育訓練就可以了。而且就算是那些專業領域,企業界的主管大多還是認為學校教的太理論了;對於新進的高材生還是得一切從頭教起。另外一方面,現在的產業狀態是以服務為領導,而這樣的人際關係能力其實學校能夠教的並不多;畢竟學校是個很單純的環境。除此之外,創意也跟教育程度沒有太大的關係,而是在工作當中激盪出來。其實書讀很多的人,很多時候反而沒什麼創意。

再說一些切身相關,比方說是新進員工的起薪。因為大學氾濫,以致於大學畢業生的起薪才兩萬五千元至兩萬九千元而已,而高中職畢業生的起薪其實也有兩萬多元。如果我們用投資報酬率的概念來看這些數據,我們會發現其實讓孩子花四年時間去讀大學這樣的投資,它的報酬率是不好的,甚至可以說是負的。私人公司講究的是績效,而學歷跟績效其實並沒有絕對關係。很多時候,最認真的員工是那些學歷普通的人。

不同學歷的員工的薪資差異之所以不顯著,乃是因為我們台灣的大學所提供的教育,並沒有像是歐美國家那樣的大學教育。所以台灣的大學畢業生才會和高中畢業生沒有明顯的不同;才會有許多高學歷員工做的事情跟歐美日職校畢業生是ㄧ樣的這種荒謬的事情。其實,大學應該要根據學習者的需求分成很多種。例如研究型的大學是培養領導人才,教學型大學是培養專業人才,而實務型大學是培養技術人才。有明確的教育目標,而且要確實去設計並執行課程,這樣子台灣的大學才會培養出讓業界主管讚賞的大批人才。而上述的荒謬事情也才會慢慢減少。

俗語說一樣米養百樣人!因為每個人都不太一樣,所以說每個人所需要的教育模式與多寡也會不同。因此,在這個景氣低迷、薪資負成長的年代,為人父母者更應該確切了解自己的孩子的特性,然後再跟孩子討論上大學及要上什麼樣的大學的事情。這才不會蹉跎光陰,像船過無痕一般沒有留下什麼,也沒有學到寶貴的經驗。

對改造文官制度是時候了的回應

文章日期:2009-04-02 11:18

文官制度的確需要與時俱進,不然就會阻礙國家社會的進步。其實,這樣的看法應該是社會的共識;但是在作法上卻意見紛歧。

基本上,個人認為與其新成立「文官體制研究智庫」以及「國家文官學院」;倒不如檢視現有政府單位中相似於上述機構的單位,使其發揮最大效能,來進行政府再造。理由如下:

一、    新成立機構之法源、籌組等事宜乃曠日費時且耗資巨大,其實是緩不濟急;而既有的考試院以及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就有法源依據也有相關規劃,僅是欠缺執行力而已。

二、    文官制度的診斷迥異於人體診斷,並非一時片刻便可下處方箋。與其另外找一群專家從頭進行文官制度研究,遠不如請政府機關人員重新檢視他們所做的研究。這樣會既貼切又迅速。

三、    雖然外人就沒有利益衝突問題,但是外人的問題是不進入狀況;而且外人的規劃是否會被採納,還是未知的。而內部人員雖然會有利益衝突、人情壓力等問題,但是只要主其事者(院長)能夠展現其決心與魄力全力推動,這些人當然會為了自己的前途竭盡所能地去規劃與執行。

總而言之,文官制度的改造不應該由新成立機構著手,而是利用既有的單位來進行組織精簡以達到發揮最大效能的目標。

恐懼的力道

昨天有個女主播自爆學生時期被性騷擾的恐怖經驗,到現在都還心存餘悸;正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心理的創傷是無遠弗屆,不像生理的創傷一段時間後就會癒合。意志力不夠堅強的人,可能一輩子都活在那個陰影當中。所以說,這其實是非常嚴肅的議題,但是大家好像見怪不怪、習以為常了;不知這是“樂天知命”還是“鄉愿”?

而對於這類的傷害事件要負最大責任的,當然是擁有最高權力的政府。政府的存在就是為了確保大家能夠擁有“言論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以及“免於恐懼的自由”。然而我們的政府卻是罔顧大眾的福祉,全心全力服務特定大財團;置普羅大眾的匱乏感於不顧。那麼就更遑論確保大眾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也難怪政府會縱容警察打人~在太陽花學運時有個被打的還是女性立法委員呢!

毆打所造成的心理創傷就更勝於性騷擾,要心理建設就更艱辛了!上述被性騷擾的案例,她可能走在路上時都會處在戒備狀態,因為很擔心是否有人尾隨她,意圖不軌。因此也許她就不太喜歡走路~其實她的“行動自由”在某種程度上也被侵犯了。至於那位女立委的情況就更嚴重了!因為她是在大馬路上被打,所以她有可能會不太喜歡上街(“行動自由”被侵犯);而那條馬路是在立法院前面,其實某種程度她的“工作權”也被侵犯了,因為她進出大門就可能會會想到這被毆事件,然後影響了她的工作心情。然而這裡面最嚴重的乃是被代表“公權力”的警察給毆打!至少這大大破壞了她對警察的“信賴感”,也傷害了政府應該為民謀福祉的理想形象。

我相信就是因為政府棄大家於不顧,所以我們都只能自求多福,所以我們才會缺乏“互信”!但是要注意到這類心理層面的事情並不容易,而要避免參一腳讓這種情形更加惡化就更不容易了。其實我傍晚的時候就差一點做了這樣的事情。我打算訂媽咪里拉的餅乾喜餅禮盒,但是我希望每一小包內能夠都是不同口味的;但是店長跟我解釋說不能配合的理由:曾經這麼做而被客訴、網路上爆料甚至是要求退換…;我請她跟他們老闆溝通,結果老闆的意思也一樣。當下我很生氣,想說這算哪門子的“客製化”?我想要跟他們“攤牌”!雖然我們滿喜歡媽咪里拉的餅乾禮盒,但是我們並沒有非買他不可!而且我也可以貼文說他們的“客製化”如何 “名不副實”!但是過了沒幾分鐘,我回神過來,發現自己差一點就陷入這種“助紂為虐”的情境裡了!所以我就把“恐懼”好好分析了一下。

一般來說,負面的能量比較容易散播;但是還是有方法可以化解的!正面的、善的力量終究是至高無比的!我會盡一切努力,好好地跟媽咪里拉的老闆溝通,希望他能夠感受到我們的善意與誠意,然後放心而且開開心心地為我們製作特別的餅乾喜餅禮盒。

如何使台灣農業更有吸引力

文章日期:2007-08-07 14:10

         吸引力是競爭力的副產品;而競爭力乃是能夠創造利潤的能力;至於利潤則是扣除一切成本後的所得。能夠使台灣農業更有吸引力的策略有很多,可是一次只能選擇一個系列去執行;所以說,與其推動從前推動失敗的「小地主、大佃農」還不如重新啟動“農業產銷策略聯盟”。我們可以從三個面向:實際操作面、結構面、法律層面以及經濟面,來比較這兩套政策的優劣。

  就實際操作面而言,“農業產銷策略聯盟”是政府曾經推動過的政策(具有可行性),成效不錯,只是因故未能持續下去,不過重新啟動以後一定能做得比當年還要好。另一方面,「小地主、大佃農」則是曾經推行但失敗的政策,可行性如何不用多說。另外一方面,田地大量出租後,閒置的人力該如何安排?對於年長的人而言,其實種田可以活動筋骨,在家閒閒無事反而對身體健康不好。除此之外,統一耕種的面積到底要多大?基於台灣精緻化的耕作,面積是無法很大的!而且精緻化需要大量人力;人數一多,平均所得也就會被拉低,如此就不太有經濟效益。

  就結構面而言,“農業產銷策略聯盟”所推動的一系列政策乃是針對農產業的整個價值鏈(生產者、經銷商以及零售商)進行企業價值及營收管理重建以及“去中間化”來提升附加價值與利潤;而各地的農會是有參與整個產銷流程,共同經營生產、行銷與分享獲利。反觀「小地主、大佃農」僅僅聚焦於生產者區塊,然後把農會及政府當成融資及補助的角色。“給他們魚不如給他們釣竿”!是要輔導農民如何提高獲利,而不是拿全國納稅人的錢去補貼農民!除此之外,「小地主、大佃農」是否有暗示在勞動力結構上,台灣農產業勞動人口不足?可是根據美國聯邦政府中央情報局(簡稱美國中情局)對台灣的統計資料,我國約有五十七萬五千三百人的農產業勞動人口。如果田地大量統一耕作,那麼閒置的人力該如何安排?是輔導轉業,還是賦閒在家,還是?如此可見,「小地主、大佃農」是有明顯結構性不完整的缺陷。

  就經濟面而言,“農業產銷策略聯盟”講究的是合理的利潤(符合社會正義);此乃藉由重整農產業價值鏈,提升生產者的利潤,並落實資訊化(同時也重新建置農會系統橫向及縱向連結)強化行銷與加入生物科技來以提升附加價值。反觀「小地主、大佃農」並沒有確切說明要如何達到經濟化。而且在商言商,如果不自己耕作的話,農地每公頃每期休耕費四萬五千元(每隔數年發放一年),而出租收入才一萬元;如此農地地主為什麼要出租土地?此外,根據美國中情局對台灣的統計資料,農產業所佔的全國產值(購買力)除以全國可耕地後,換算成台幣後平均每公頃每年有將近四十二萬元的產值。當然,這是因為有許多高價值作物(經濟作物以及有機作物)的貢獻,因為稻作每公頃的年產值才二十ㄧ萬元左右。總而言之,不論是自耕或者休耕都比出租有利。真不知道「小地主、大佃農」這項政策要如何吸引農民?

  就法律層面而言,雖然耕者有其田條例已於民國 82 年 07 月 30 日 廢止;但是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依然存在。這當中存在著耕地產權的問題:地主若要中止租約必須給付承租人等值於公告耕地價值三分之一的金錢~因為金錢的數目不小,通常地主會選擇割讓三分之一的土地;而這似乎是此法不盡完善之處,因為佃農可以藉此獲得土地然後拋售。所以說,要推行「小地主、大佃農」,首先就要解決土地所有權的問題,不然農地所有人是很難相信陌生人的。

  總結來說,重新啟動“農業產銷策略聯盟”遠比推動曾經失敗的「小地主、大佃農」來得吸引人。重新啟動從前的政策,不但總成本花費較少許多,而且效益很快就會顯現。推動政策是要考慮到整個系統的結構,而不是僅僅聚焦局部,而且還要考慮到系統之外的環境;台灣地狹人稠、丘陵地眾多,本來就無法像歐美一般進行大面積耕作,因此只能推動配合這種小農精緻生產模式的政策,加以提高獲利。至於經濟考量,雖然政府有責任照顧人民,就算賠本也在所不辭;但是如果有方法可以皆大歡喜,為什麼還要用融資、補貼的方式?而且,每個人都希望被他人尊重,是平等的而不是弱勢的!政府能做的,就是尊重農民的謀生模式,藉由重建農產業的價值鏈來提高農民的利潤;同時也就穩定了農產品的價格,使得消費者也可以獲利。如此ㄧ來,台灣的農業就能脫胎換骨,吸引大量的年輕人從事生產、行銷以及販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