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豬標章其實只是冰山一角!

2021/01/20 張元易

    最近因為萊豬可以進口了,所以很多人開始關心這個 “台灣豬” 標章!質疑說某些豬肉加工品明明就使用進口的腸衣包覆,為甚麼還能夠張貼台灣豬標章?這個產地標章的問題其實早已存在很多年了,而且不少產品其實都有這種問題,只是大家沒有注意到而已。我就舉台灣茶為例,早在2009年的時候就有人向監察院提出糾舉關於台灣茶[1]產地標章的爭議。

    這個爭議在於明明就參雜 (甚至絕大部分都是)了進口的茶葉,為什麼業者卻還可以張貼台灣茶標章?簡單來說,依照衛生署 (現為衛福部食藥署) 的進口貨物原產地的認定標準[2],只要在貨品「加工製造」的過程中,完成重要製程或附加價值率超過35%,其加工者所在地就可以標示為「生產地」。這是政府很多年前訂定的標準 (應該立法院有同意),當然所有從事加工的業者都會依照這個標準來宣稱他們的產品「生產地」是台灣!既然如此,法理上我們就無法說這麼做的那些業者不對。然而這個標準明顯違反常理認知。

政府的標準的產出原則上都是經過縝密的研擬、制定,然後送立法院審議同意後才會施行;我只能說這個 “進口貨物原產地的認定標準” 有明顯瑕疵,看起來它缺少配套措施以及不適用條款等因應措施。基本上,我認為政府官員拼命護航、立法委員一味謾罵都不是有建設性的行為。行政院、立法院應該是要找人民一起來研究如何將這個標準修訂得更符合一般人的常理認知。


[1] 台灣茶的烏龍亂象

[2] 進口貨物原產地認定標準

王浩宇被罷免了,然後呢?

2020/01/18 張元易

    桃園市議員王浩宇在前天的罷免案投票中被超過法定人數的選舉人同意了。我不評論這個案例,因為民主政治的原則就是 “這次必須遵照規則,但是在下次之前我們可以討論修改規則”!其實事實上這個案例以及去年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案例都在在顯示選罷法[1]本身大有問題!另外,我認為議會運作也有問題;除此之外,政黨政治的運作似乎也有不少問題。

    首先是關於選罷法的問題。第一,怎麼會對單一選區和複數選區的當選人進行罷免的規則是一樣的?第二,同意罷免的人數只要超過所有選舉人數的四分之一,而且比不同意的人多就成立;萬一同意的人數比當初這位被罷免人獲得的選軍人數還少怎麼辦?另外就是縣市議員的當選票數可是比當地的選舉人數的四分之一還少很多耶,進行罷免所需要的人數是當初獲選的人數的好幾倍,這又該如何解釋?第三,罷免案提要要超過該選區1%的選舉人連署,成案要超過10%,然後進行全區投票。看似合理,但是如果有政黨存心操弄罷免的話,其實並不困難!因為我們的政黨是 “剛性[2]”,有眾多黨員,就算是單一選區,要集結超過10%的選舉人也不是什麼難事!更不要說複數選區了!所以說這個選罷法真的是必須要好好修正了!

    再來是議會的問題。如果議會成員有不恰當但沒有違法的行為,議會應該是要自行處理,比方說申誡甚至是停權之類的處分;而不是交由人民處理,這樣的機制感覺很奇怪。交由人民處理是推諉卸責的行為,而且是在浪費社會資源。難道說議會的紀律委員會不管這種事情嗎?不論如何,議會在成員自我管理方面是有待改進。

    最後就是關於政黨政治的問題。一位市議員的罷免案有必要出動到政黨黨主席、副主席等全國級的人物來動員支持者嗎?出動區黨部主委,最多是市黨部主委就差不多了吧!這樣窮全黨之力對付一位他黨的市議員,其實給人觀感不好。而且沒有界線和分工的概念。其實這在在顯示我們的 “民主” 政治還很 “嫩”!依然是中央集權的運作模式。

    而關於政黨政治的另一個問題就是政治人物黨籍問題:因為我們是 “剛性政黨” (簡單說就是要入黨才能成為那個黨的候選人),政黨挹注龐大資源在支持這些人…;那麼如果有人在當選之後跳到另外一個政黨,除了道德瑕疵之外是不是也有公平性、正當性方面的問題呢?

    總結來說,市長罷免案已經顯示選罷法很奇怪,這次的是議員罷免案顯得更奇怪了!為了避免讓大家陷入這個罷免狂熱之中,我覺得行政院和立法院真的有必要溝通研擬修訂選罷法,讓這條法令更合情合理。當然,秀髮最重要的目的是讓大家更能好好執行自己的職務,生活能更好!


[1]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2] 剛性政黨與柔性政黨

萊豬可以進口了,挑戰才剛開始呢!

2021/1/11張元易

   立法院於數週前12月24日進行表決後終於同意行政院於1月1日起開放有使用萊克多巴胺的美國豬進口[1]。而那天深夜蔡總統也於臉書[2]發表談話讓國民安心,信任政府的作為。而1月8日蔡總統到新竹市了解國小營養午餐食材相關事項時提到了 “都用國產食材很好” 這樣的話[3]。然而這兩天的談話內容似乎有互相牴觸的地方,所以說真正的挑戰其實才剛開始而已;而這個挑戰就是如何讓多數人安心!

    “安心” 這個狀態其實是一種 “決定”,然而它不僅僅不是完全根據 “理性”,甚至非常多的時候只是一股 “衝動”,也就是所謂的 “感性”。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常常聽到一些人明明薪水才三四萬卻會去買五六萬的名牌包或服飾!

    所以萊豬議題的重點其實跟專業無關,而是關於那些沒有特定政治立場但對萊豬存疑的一般民眾的 “感受”!然而這就是今後政府在這個議題上最大的挑戰!接下來我將以 “產銷履歷系統” 這個政策,從消費者以及某一類生產者-茶農的立場來類比為甚麼理論上萊克多巴胺沒有問題,但是現實上依然有那麼多人 “不” “安心”!

    簡單的來說,產銷履歷系統讓消費者知道農產品的生產者、驗證機構、產地、生產紀錄及包裝日期等資訊[4]。不過這個政策 (或方案) 是自願性!而第一批貼有產銷履歷的農產品/加工品是2007年下半年度就問世[5],到現在已經是第15年了!但是有太多地方例如傳統市場、雜貨店、觀光市集、路邊攤等賣的農產品非常少有 “產銷履歷”!而夜市、小吃攤所使用的食材絕大多都沒有 “產銷履歷”!推行了這麼多年但成果卻是如此!而且,人生又有多少個15年可以等待?所以說,我們去上面港的那些地方買東西或吃東西,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買的東西和吃的東西到底是怎麼製造的!這樣根本就 “不” “安心”!也當然就不會信任政府的作為。

    站在茶農的立場,產銷履歷系統這個政策也是跟從前的政策互相牴觸。1982年起,農委會就推動茶產業產銷一條龍政策,所以大多數茶農都是自己種茶、製茶、和銷售;而消費者其實很清楚他們購買的茶葉的種種資訊 (就算不清楚,他們也找得到茶農負責)。那麼政府部門要求茶農採用 “產銷履歷系統” 有何意義?不但不能幫助茶農提高銷售額,還會浪費農民很多時間坐在電腦前輸入所有流程細節!然而產銷履歷是經銷和零售的公司或個人必須要使用,因為產品不是他們製造的,他們無法詳細說明給消費者。

    雖然說政府的過往的種種作為有不少的確讓人 “不安心” 或 “不舒服”,不過針對萊豬這個議題還是有解決的方法:第一,既然很多人對萊豬疑慮很大,何不利用這些民氣,透過立法將 “產銷履歷系統” 訂定為強制採用?這樣不但解決了萊豬的疑慮,連其他食安問題也解決很多了。第二,針對茶農和類似的小型自營農家的狀況,承認四十年前的政策已經不符合2021年的時空環境,然後制訂配套措施輔導他們採用產銷履歷系統,或者是給予豁免但確保這些農家的企業買家一定有採用產銷履歷系統。希望因為萊豬的議題,我們能夠藉機提升食品安全水準。


[1] 立院表決萊豬9項行政命令 進口豬肉可含萊劑率先過關

[2] 蔡英文總統臉書談話

[3] 視察竹市營養午餐 蔡總統:政府會專業把關食安

[4] 認識產銷履歷

[5] 食品科技與安全:農產品產銷履歷制度

台灣與中國的政治經濟學

關於這個十分複雜的議題,我既不想從“理智”面切入也不想從“情感”面切入,而是從“利益”觀點切入,也就是所謂的政治經濟學。這麼做是因為已有很多人從理智和情感面探討台灣和中國的關係,所以我想從另外一個面向切入,試著用不一樣的言語來探討這個議題。當然我還是有哲學論述作為中心思想;其中一個就是戰國初期魯國思想家子思所說的:義乃最大利也。

在進入討論之前必須先做一些假設,而我的假設就是中國絕對不可能攻打台灣,因為一旦開戰,台灣人永遠都不會跟中國人往來了。而我的理由如後:第一點,如果中國只是發射飛彈,我們也有飛彈還擊,他們的損傷肯定會比我們要嚴重得多。第二點,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十大軍區是哪一軍區要發兵攻打台灣?有哪位區司令會願意冒著喪失地盤的風險離開自己的地盤而且是去消耗兵力?第三點,孫子兵法說:十而圍之,中國全國兵力約三百萬,而台灣的兵力差不多三十萬,但是中國不可能傾全國之力來攻打台灣;因為這麼做,中國國內會鬧獨立和暴動,而且周邊國家會趁機重劃邊界。綜合上面三個論點,中國絕對不會會為了不確定的利益而冒著喪失極大利益的風險來攻打台灣。

開始進入正題,既然中國想要統一台灣,在國家層面有三件事情一定要做到,但我認為他們一項都做不到。第一就是保證台灣人可以選上國家主席,就類似美國總統歐巴馬出身少數族群一般。不過這一點在當年已經被鄧小平否決了~台灣人可以做副主席!第二就是他們要承認我們的軍人的軍階,而且什麼位階可以接觸到的國防機密也都要一視同仁地讓出身台灣的軍人接觸。我相信他們絕對不可能同意的!第三就是他們要承認我們的各級公務人員,同樣也是什麼位階可以接觸到的國家機密都要一視同仁地讓出身台灣的公務員接觸。這我也認為他們絕對不可能同意的!

再來是討論跟人民有關的其他制度面議題。中國人對香港人的愛恨情仇想必大家都感受很清楚,況且中國老早就被棄中英協定;如果未來統一台灣,手段只會更惡劣!不過我們先假設我們要求的中國都答應給我們,然後我們來討論一下這種狀況。請問各位能夠容忍跟你“同一個國家”的某一個地區的人擁有你所沒有的政治權利、經濟權利和其他的人身自由權利嗎?這樣的“不同”或者是“不平等”的兩群人,能夠算是同國人嗎?憲法是一體適用,沒有例外!所以基於無法做到全體一致,我相信中國絕對沒有能力統一台灣。

第三是關於跟中國統一可以大大提升我們的經濟狀況的迷思。的確,有不少或很多台商在中國賺了很多錢;不過血本無歸甚至失身的也為數少數,只是沒有被大肆報導而已!簡單來說,這種國與國之間的綜合往來我們不能用個體來評論,而是要從總體層面來。要看全體台商在中國的總投資、總收益對比中國對台商的總投資與總收益,才能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淨收益”。另外要提的就是中國差不多有兩億人居無定所、沒有固定的工作;假設中國願意大力照顧台灣人,那對這些人是多麼地不堪!雖然中國的國民平均所得已經有差不多八千三百美元,但是他們的貧富差距非常懸殊,還有很多地方根本就還沒現代化。所以如果要繼續剝削十幾億人但卻厚待台灣人(包括給付軍公教退休俸和其他人勞退金),這當中要承擔的風險的代價肯定遠大於可能從台灣獲取的利益。相較之下,我相信中國絕對沒有能力統一台灣。

總結來說,中國不可能讓台灣出身的軍人和公務員接觸到他們的機密,也不可能真的實行“一國三制”,也不可能特別照顧台灣人;待遇肯定是跟大多數的中國人差不多!附帶一提子思說公義就是最大的利益,而公義就是針對全體人的!所以既然跟中國統一並不會讓絕大多數的台灣人過得更好,更加不會讓中國人變得更好;那麼這就不是大家的最大利益,而我們台灣人就不要浪費時間精力去搞統一!創造我們兩千三百萬人的最大利益才是要務!

努力

文章日期:2006-12-05 22:53

  本來我打算放棄,就投一個一定會連任的市議員。可是今天下午,綠黨的市議員候選人~大安文山區的張宏林先生終於聯絡上我了。他利用自己寶貴的時間,和我聊了一會兒。其中包含感謝我提供寶貴的意見,還有就是了解我的想法等。

在這種環境,像這樣有理想的候選人,理論上是應該大力支持;但是現實的環境是幾乎沒有這種人的空間。雖然如此,我依然相信,理想是促使我們進步的動力;沒有了理想,我們就如同行屍走肉,跟動物也沒什麼差別。

宏林先生告訴我,當選的門檻大約是一萬四千票;他們非常努力,也希望更多人能夠支持他們,好讓議會中有不一樣為理想奮鬥的人。

所以,看他那麼有誠意,我決定也去幫他在禮拜五晚上拜票。總是要試試看!因為不試是絕對不會有改變的。而且,這也是對我自己的一種焠鍊。

希望在國務機要費以及首長特支費等事件鬧得不可開交之際,能夠有更多人改投給真正會努力做事的候選人,而不是那些黨同伐異的黨機器人。

假設:中國台灣有什麼籌碼和中央政府談條件?

文章日期:2011年8月28日

  美國加州的GDP比世界排名第五的法國還大!而台灣的排名是第24!而第五名和第一名還勉強有談判的空間!請問第二十四名有什麼條件跟第二名的談判?

  加州北有矽谷~引領全球高科技產業設計與研發的中心;附近有那帕縱谷~前幾年開始就雄霸全球葡萄酒比賽冠軍榜(法國、西班牙等國數百年歷史的酒莊的技術,美國人只花五十年左右就超越了);南有引領全球影視產業的好萊塢;當然還有豐富的農作物與天然資源等…!敢問台灣有什麼高獲益的獨門絕活當籌碼?

現在是中國還管不到我們,雖然有EFCA但我們勉強還過得去;等到哪一天中國管得了我們,那我們就只有任他宰割悽慘無比了!所以說,我們還是自立自強吧!

這是什麼樣的政府?

文章日期:2011-07-31 08:23

讀過幾位台大經濟系教授們撰寫的經濟學教科書的人都知道裡面有提到關於「依法做工」這件事!所謂的「依法做工」也就是完全依照合約書所提到的內容與相關文件內容來執行工作;這其實也就是「合法的怠工」!那麼用這個邏輯來推斷,「依法行政」也就是「合法的怠忽國政」!接下來舉個與我工作相關的例子說明這種情形。

經濟部智慧財產局是主管智慧財產相關業務的最高機關;不過它只是部下面的一級單位,對於跟它上級單位平行的其它部會署、上上級的五院,甚至是上上上級的總統府,它恐怕不敢也無權管轄吧?

PHmJSQmRjFrpvW2QD0yMMw

這是財政部電子繳稅申報系統,申請密碼可以「下載使用手冊」瞭解執行步驟與須知。

VpE4YwaC9yiMFylTxDzaSw

下載完成後會出現對話方塊,最後一行文字如下:

NOT LISENCED FOR DISTRIBUTION OF ANY KIND.

執行解壓縮檔會出現對話方塊內容如下:

This copy of WinZip Self-Extractor is NOT LICENSED for distribution.  Any distribution of this file is prohibited and is a violation of US Copyright law and international treaty.

The registered version does not display this message.

依照「依法行政」的邏輯,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的人只要負責宣導智慧財產相關業務,還有就是管好自己不要侵犯智慧財產即可。應該是沒有工作事項是去糾察別的單位是否有侵犯智慧財產吧!就算有,恐怕也沒有人願意做「顧人怨」!因為要「以和為貴」!當然另外一個理由恐怕就是相關單位何其多,哪有那麼多的人力可以一一地去檢查?不管怎麼說,這樣就是在阻礙國家進步。雖然我們已經不是盜版冠軍國家,但是我們仍然出現在黑名單上。

簡單地來說這也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肇因之一。連政府單位都在使用未獲得授權的軟體,基於「上行下效」,民間的企業與社團當然也會比照辦理;那麼智慧財產權又如何能夠得到應有的「保護」與「尊重」呢?如果連這樣子的「尊重」都沒有,又怎麼會得到人民的「尊重」呢?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但「在其位謀其政」;不能什麼過錯都歸咎前朝政府。那麼照這樣的邏輯推論,是不是所有的功績也應該要歸功於前朝政府?那麼當初投票選出這樣的總統與執政團隊又是為了甚麼?

把下級的功績當成自己的大政績很荒謬但也就罷了,問題是連許多下級應該要做好的事情都管不好,真不知道這政府在做啥?

是改變的時候了

文章日期:2008-03-23 09:15

  回想過去將近五年一千七百個日子,我的生活品質好嗎?熱中一些事情真的讓我比較好嗎?

真的,該改變了!其實月初開始上策略管理專題討論這們課,聽了老師的話覺得蠻有道理的:"要過更好的生活"!所以,我可以瀟灑的放下;從此,我就會擁有更多真正屬於自己的時間。

之前做的一些準備,我要開始去完成:1.把從美國買的電視影集全部看完;2.把在台灣(前一陣子)買的歌劇、芭蕾舞劇、音樂劇也都看完;3.規律的運動!

如何使台灣農業更有吸引力

文章日期:2007-08-07 14:10

         吸引力是競爭力的副產品;而競爭力乃是能夠創造利潤的能力;至於利潤則是扣除一切成本後的所得。能夠使台灣農業更有吸引力的策略有很多,可是一次只能選擇一個系列去執行;所以說,與其推動從前推動失敗的「小地主、大佃農」還不如重新啟動“農業產銷策略聯盟”。我們可以從三個面向:實際操作面、結構面、法律層面以及經濟面,來比較這兩套政策的優劣。

  就實際操作面而言,“農業產銷策略聯盟”是政府曾經推動過的政策(具有可行性),成效不錯,只是因故未能持續下去,不過重新啟動以後一定能做得比當年還要好。另一方面,「小地主、大佃農」則是曾經推行但失敗的政策,可行性如何不用多說。另外一方面,田地大量出租後,閒置的人力該如何安排?對於年長的人而言,其實種田可以活動筋骨,在家閒閒無事反而對身體健康不好。除此之外,統一耕種的面積到底要多大?基於台灣精緻化的耕作,面積是無法很大的!而且精緻化需要大量人力;人數一多,平均所得也就會被拉低,如此就不太有經濟效益。

  就結構面而言,“農業產銷策略聯盟”所推動的一系列政策乃是針對農產業的整個價值鏈(生產者、經銷商以及零售商)進行企業價值及營收管理重建以及“去中間化”來提升附加價值與利潤;而各地的農會是有參與整個產銷流程,共同經營生產、行銷與分享獲利。反觀「小地主、大佃農」僅僅聚焦於生產者區塊,然後把農會及政府當成融資及補助的角色。“給他們魚不如給他們釣竿”!是要輔導農民如何提高獲利,而不是拿全國納稅人的錢去補貼農民!除此之外,「小地主、大佃農」是否有暗示在勞動力結構上,台灣農產業勞動人口不足?可是根據美國聯邦政府中央情報局(簡稱美國中情局)對台灣的統計資料,我國約有五十七萬五千三百人的農產業勞動人口。如果田地大量統一耕作,那麼閒置的人力該如何安排?是輔導轉業,還是賦閒在家,還是?如此可見,「小地主、大佃農」是有明顯結構性不完整的缺陷。

  就經濟面而言,“農業產銷策略聯盟”講究的是合理的利潤(符合社會正義);此乃藉由重整農產業價值鏈,提升生產者的利潤,並落實資訊化(同時也重新建置農會系統橫向及縱向連結)強化行銷與加入生物科技來以提升附加價值。反觀「小地主、大佃農」並沒有確切說明要如何達到經濟化。而且在商言商,如果不自己耕作的話,農地每公頃每期休耕費四萬五千元(每隔數年發放一年),而出租收入才一萬元;如此農地地主為什麼要出租土地?此外,根據美國中情局對台灣的統計資料,農產業所佔的全國產值(購買力)除以全國可耕地後,換算成台幣後平均每公頃每年有將近四十二萬元的產值。當然,這是因為有許多高價值作物(經濟作物以及有機作物)的貢獻,因為稻作每公頃的年產值才二十ㄧ萬元左右。總而言之,不論是自耕或者休耕都比出租有利。真不知道「小地主、大佃農」這項政策要如何吸引農民?

  就法律層面而言,雖然耕者有其田條例已於民國 82 年 07 月 30 日 廢止;但是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依然存在。這當中存在著耕地產權的問題:地主若要中止租約必須給付承租人等值於公告耕地價值三分之一的金錢~因為金錢的數目不小,通常地主會選擇割讓三分之一的土地;而這似乎是此法不盡完善之處,因為佃農可以藉此獲得土地然後拋售。所以說,要推行「小地主、大佃農」,首先就要解決土地所有權的問題,不然農地所有人是很難相信陌生人的。

  總結來說,重新啟動“農業產銷策略聯盟”遠比推動曾經失敗的「小地主、大佃農」來得吸引人。重新啟動從前的政策,不但總成本花費較少許多,而且效益很快就會顯現。推動政策是要考慮到整個系統的結構,而不是僅僅聚焦局部,而且還要考慮到系統之外的環境;台灣地狹人稠、丘陵地眾多,本來就無法像歐美一般進行大面積耕作,因此只能推動配合這種小農精緻生產模式的政策,加以提高獲利。至於經濟考量,雖然政府有責任照顧人民,就算賠本也在所不辭;但是如果有方法可以皆大歡喜,為什麼還要用融資、補貼的方式?而且,每個人都希望被他人尊重,是平等的而不是弱勢的!政府能做的,就是尊重農民的謀生模式,藉由重建農產業的價值鏈來提高農民的利潤;同時也就穩定了農產品的價格,使得消費者也可以獲利。如此ㄧ來,台灣的農業就能脫胎換骨,吸引大量的年輕人從事生產、行銷以及販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