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二十一世紀的觀點看十二世紀的秦檜和岳飛

世界上唯一不變的就是 “變"!所以今天我要用二十一世紀的觀點來重新檢視十二世紀北宋王朝和南宋王朝時代的秦檜和岳飛。要探討的議題有 “忠"、 “奸"、和 “人權"。當然因為相隔九百年事過境遷,而且現今我們可以閱讀比對前人關於這兩個歷史人物的著作並加以分析;而且如今是資訊透明的時代,而當年是非常封閉,當然人們的想法會大相徑庭。雖然如此,我只是想從另一個觀點來看這兩個人而已,畢竟逝者已矣。

古中國人的 “忠君愛國" 其實是很狹隘而且模糊的。岳飛在這點上其實有問題的!在位的乃是宋高宗,但是他一天到晚說要說要收復失土並迎回徽宗(高宗之父)和欽宗(高宗之兄)二帝。收復失土這件事情理論上是絕對不會被人攻擊,因為這是十分正當的事情。主和派攻擊他也只能用勞民傷財這兩大正當理由。然而迎回兩位前任皇帝會衍生很多問題,而且有很多點會被人攻擊。首先試問他到底是忠於哪位君主?如果他是忠於高宗的,那麽迎回兩位前任皇帝不是給高宗出難題嗎?不讓位給父親會被天下人說不孝,不讓位給哥哥會被天下人說不恭;問題是有誰會願意放棄至高無上的權力?這也就是為什麼十三世紀初英格蘭的人要限制王權訂定大憲章,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成為全民政治的民主社會。而如果他是忠於徽宗或欽宗其中一位皇帝的話,那他根本就是假忠誠,不把在位的高宗放在眼裡;那麽會惹來殺身滅門之禍也是當然爾的!

再說 “愛國" 好了;就只有收復失土是愛國嗎?整個南宋王朝就只有韓世忠軍和岳飛軍是能征善戰的,雖然他們戰績輝煌,但是獨木難支,女真人(金)雖然一時無法擊敗他們;但女真連驍勇善戰的契丹人(遼)都能滅了,擊敗漢人只是早晚的事情。另一方面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從現代人權的觀點來看,這些將領只是用數以萬計的將士的性命來建立自己的功績和名聲而已。在越戰期間,其實美軍死亡人數四萬多人,但這已令他們無法忍受,因為這是他們除了建國以來死亡人數最多的戰爭;而且對美國人來說人命比其他什麼都重要。可惜中國人從來沒有人權的觀念!除此之外,韓世忠和岳飛並沒有設想萬一軍隊潰敗了,後方的的黎民百姓該如何是好?

再來說說秦檜好了,說他是 “奸臣" 有失公允。 其實私底下他是很有文采的,而且才智也很高;我只能說他生在一個不好的時代,皇帝碰到了大位的問題需要有人背黑鍋解決問題;而他願意做這種會蒙天下人之冤的事情其實是需要莫大的勇氣;不能單純的用他對權力的極度渴望來解釋,因為就算他沒有殺害岳飛全家,他早就已經權傾天下;他大可以明哲保身告老還鄉。而且講明白了,沒有高宗的默許,秦檜不可能殺得了岳飛全家,但是高宗不能明說要殺岳飛,所以必須有人跟他唱雙簧並替他執行。另外,秦檜可能看出岳飛只是想要一個 “虛名";岳飛手握重兵但並不會倒戈支持徽宗欽宗,那麼就殺岳飛讓他身後留名就好了,不用搞得生靈塗炭而他岳飛獨享清名。而之後高宗和繼位的孝宗做的種種其實都是統御之術:高宗扮白臉做好人、孝宗追崇和貶抑往生的人(岳飛和秦檜)來鞏固自己的皇帝地位。另外我是覺得秦檜可能是比較有替黎民百姓考慮!契丹人和女真人的燒殺擄掠與屠城那可是慘絕人寰!如果南宋人一直跟女真人打仗的話非常有可能落得那個下場。然而其實遊牧民族之所以要征戰就是因為物資缺乏,所以如果能夠給他們金銀財寶讓他們可以跟南宋王朝黎民百姓購買日常用品,這不是兩全其美皆大歡喜嗎?其實西方歷史學者最推崇的中國時代是南宋王朝!因為除了剛立國的那十幾二十年時有征戰外,之後就甚少;雖然用金銀及物資換取和平是種屈辱,但是平和的世況讓南宋人得以大力發展文化與生活科技,這是現今西方歷史學者大力推崇之處;更重要的是,西方歷史學者覺得相較之下南宋王朝的人權算是還可以的。

總結來說,人的想法和觀念都會隨著時代的改變而相應而變。從歷史上秦檜和岳飛的事件我們可以看到 “人性" 的灰暗面,所謂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每個人首先考慮的一定是自己,再來才會想到別人,而 “立場" 的不同就會有不同的看法和做法:身為將領的韓世忠和岳飛想的大都是征戰事宜,而身為宰相的秦檜得考慮皇帝和黎民百姓。更重要的是 “價值觀" 的形塑~ 比方說 “忠" 和 “愛" 的對象!古中國士人和將領效忠的對象就少數幾人,而關愛的對象也就家人、族人、門生故舊、和同僚等而已。說什麼 “天下蒼生" 也僅僅是嘴上說說的理想而已。而最重要的觀念是 “人權":我們不能把獲得自身利益的模式建立在犧牲或奪取他人的利益上;比方說不要用 “一將功成萬骨枯" 的方式來成就功名,也不要把他人當成墊腳石來成就自己。所以從歷史中我們應該要學習到如何盡力顧及自己和眾人,這才是歷史的終極意義。

Why I never vote for KMT

CNP

I am going to talk about this issue relating to collective schizophrenia, hypocrisy, and Stockholm syndrome.  I would like to say that a group of people continuously saying one thing but doing the opposite are either schizophrenic or hypocritical.  Even more seriously, we can probably say that they have Stockholm syndrome.  According to these, I am go to explain why I never vote for Kuomintang (KMT).

Actually its real name is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For some reason it replaced this English name to its transliteration.  Reasonable inferences would be that this party somewhat wishes to lighten it Chinese origin shown to international society.  Another might be that it wishes to attract moderate pro-Taiwan voters.  To me, this name-change action has done no good.  What this party is will not be changed simply by changing its English name.  in fact, this action made me feel surreptitious about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It somewhat created an image and message that this party is sneaky and hypocritical.

Anyway,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operates in Taiwan and hold its highest goal unifying Taiwan with China.  This kind of situation is definitely unacceptable to any democratic countries.  Take Canada as an example.  No Canadian would allow a British party operating in Canada with its goal regaining full control over Canada.  Moreover, no Canadian would allow a French party operating in Canada with its goal taking Quebec over.  Under these circumstances, I as a Taiwanese, will not allow a Chinese party operating in Taiwan with it goal unifying Taiwan with China.  I am sure that most Taiwanese agree with me.

Another reason I never vote for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is that it is a Leninist party.  It is an autocratic party as well.  Its party founder Sun Yet-Sen had huge lust for power in which he adopted the Soviet party structure.  Mr. Sun claimed that he had studied in Hawaii for several years.  But why didn’t he adopt the American party structure?  I would say that he was a hypocrite.  He said many attractive things but in fact many things he did were selfish and horrible.  Back to the current, until this day, the twentieth century,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still puts itself above the nation (its slogan “party-nation”).  In addition, it is still using party rules to control its members especially those who are representatives to follow it policies and orders regardless of righteousness.  What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is doing are undemocratic.

Thirdly, simply examining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we can many weird things.  First of all, its party leader who brought them to Taiwan, Chiang Kai-shek, is considered by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as a figure similar to Adolf Hitler and Joseph Stalin.   Under this circumstance, what makes those who worship Chiang Kai-shek?  I would say they are hypocritical or even schizophrenic.  Moreover, its party mission is to pursuit the happiness of all Chinese.  Nevertheless, what has this party done for the Chinese at all?  Where is it when the Tiananmen massacre happened?  What has it done for Tibetans and the people of East Turkistan (Xinjiang)?  Worst of all, recent years, retired generals interact with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generals (in service and retired) very frequent and say both troops are Chinese troops.  They totally forgot that their “forever leader” Chiang Kai-shek was against Mao Zedong and Chiang Ching-kuo made up policies against China as no contact, no negotiation, and no compromise.  So what happened to those generals?  Are they out of their minds? They and the Chinese generals used to be enemies but they befriend now!  All I can say is that those Chinese generals in Taiwan and those with same opinion as them have collective Stockholm syndrome.  I feel ashamed of them and pity them.  They cannot accept the fact and move on toward the future.

In the end, I don’t want to be a hypocrite and I certainly don’t want to be schizophrenic.  Moreover, I hope that I’m not affected by this collective Stockholm syndrome spreading in Taiwan especially in Taipei.  I hope that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will diminish in the coming future.  Or it would abandon its Chinese missions and genuinely transform into a Taiwanese political party.  Before that day has come, I will never vote for this party no matter what!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IMG_0213

  • 蔣介石發的戰士授田證到蔣經國過世都沒有兌現;是李登輝基於不忍,循正規途徑修法立法給予他們養老金及住所。

  • 野百合學運其中一項訴求是要將萬年民意代表趕下台;是李登輝採取折衷辦法,一一親自拜訪請求他們接受政府的養老金然後自願退職。

  • 依法李登輝可以控告那些“侮辱卸任元首”的暴民並要求檢調將他們拘捕;但是基於武士道與基督教精神,李登輝一笑泰然處之。

  • 陳水扁再怎麼不堪,至少他沒有把上述事情公諸於世,也沒有以“內亂罪”把那些暴民拘捕,他也沒有以“侮辱元首”來控告那些丟他東西或口出穢言的人,由此可見他是仁民的。

說了不等於做了

文章日期:2006-11-22 23:00

  其實 “歷史" 最大的功能就是讓我們能夠記取教訓,更好是能夠鑑往知來;然後就會努力讓自己還有旁邊的人都過的更好,也就是正向的發展。可惜我們卻做不到這點,因為我們連誠實面對過去的能力都沒有,更遑論打破這個惡性循環,提升自己的層次。

早上收到群策會刊,讀了李前總統的話,看他是那麼玆玆在念,希望更多人能夠認清現實,不要再對中國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可是,大部分的依然是我行我素,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甚至可以說是至死不悔。 “過去" 已經過去了,不承認也不會改變它曾經發生的事實;否認過去的種種也不會讓自己現在比較好過。惟一能夠與 “過去" 切割的方法就是坦蕩地承認它的一切,然後我們大家才能真正攜手一同為創造美好的未來努力奮鬥。

過去的種種真的都可以被合理的解釋,所以我們真的不必害怕承認自己從前犯過的錯誤。畢竟,連孔夫子也說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雖然我們都能 “理解" 過去的種種,但是這並不代表那些行為能夠被 “正當化" ;因為 “正當" 是和 “正義" 在一起的 ,而 “合理化" 只是符合當下的 “邏輯" 而已。 “邏輯" 不必然是遵循正義,甚至是基本的人權或者是法律,因為它只是判定事物進行的標準而已。

多說無益,身體力行最重要。說了不等於做了,這是兩回事。當我們發現不合理的事情,如果我們希望能改變什麼,一旦下了決定就要盡一切努力去改變,就算不成也已經盡力了;而不只是說說,因為如果只是說說,那還不如當沒有這回事算了。

最後,我至少讓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有自己的想法與風格~我讓自己能夠一天比一天好!

台灣人與韓國人的恩怨情仇

文章日期:2010年11月24日

台灣人與韓國人的恩怨情仇並不是從1990年代斷交才開始的!追本溯源是從上個世紀早期就已經開始了!平平都是日本的殖民地,高麗人一直都是被高壓統治,而台灣人卻從高壓轉為懷柔的皇民化統治。時間不能重來,所以誰也無法得知高麗人是否願意接納日本人的統治!但是,我很清楚將近一個世紀以前的憤恨不平,開啟了兩個民族之間的恩怨情仇。

  "關係" 是透過互動而形成的!高麗人不能一味地責怪日本人,因為他們這個半島民族也有大陸民族的高傲,瞧不起海島民族!至於台灣人因為是移民之子,而且身處邊陲,基本上對於統治者並沒有非常深刻的情感依歸。所以在數些年反抗不成後,也就接受了日本人的統治。畢竟日子還是要過下去,而且是清帝國把台灣奉送給日本帝國的,小老百姓又能如何?犯不著全體都以死明志吧!

至於上個世紀中期至中後期,我覺得韓國人對台灣人的不滿可能是 “明明就身處一個小島,竟然還自命代表全中國" !這個也是甚為台灣人的悲哀之一!那是統治者的宣稱,關小老百姓什麼事情?當然在那種氛圍下,大家都非常努力,所以後來才會創造了經濟奇蹟。而當時的人口大約才一千五百萬,大概連南韓人口的一半都不到,可是經濟力卻比他們強,所以他們心裡非常不是滋味!恐怕這也是為甚麼蘇聯解體後、美中關係開始更密切不久後,南韓就急急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藉由中國的廣大市場來提升經濟力。不過1997亞洲金融風暴他們很淒慘而我們卻平安無事,看在他們眼裡有非常不是滋味。

雖然我是用統稱 “高麗人" 、"韓國人",但是我並沒有針對個別韓國人士的意思;畢竟我和妹妹都有韓國朋友。我只是藉由統稱來泛指一些特定人士。比方說,二十世紀初期的那些高麗狂熱愛國份子(復國主義者);二十世紀後半期南韓的某些政治人物,以及一些工商團體。當然,我也意有所指南韓百姓中一些不具名的政治狂熱分子。此外,他們的跆拳道界也有不少人對台灣人頗有敵意。不過我們也不要因為這樣就遷怒到不相關的韓國人身上。

恩怨情仇是一個極為難解的課題!唯一的解題法大概就是宗教所講的 “放下" 以及 “Forgive" !過去的種種就如同過往雲煙!楊淑君的比賽已經結束了,如果真的很在意這件事情的人,其實倒是可以好好想想從今天開始要如何重新建立與相關人等的關係!~Made in China everywhere;韓國車、韓國電子產品、韓劇滿街~

遺失?

文章日期:2009-04-12 15:49

  回顧過去,我們才能重新整理自己,然後展望未來。其實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找不到一個用了好幾年的USB隨身碟引起的。為了找尋這個東西,我又再整理了一次自己的房間;但是依然沒有找到。不過這個沒關係,因為裡面其實也沒有重要的檔案,只是我不喜歡東西不見的感覺而已。

整理書櫃的時候,發現還有不少書還沒讀;正好這段時間比較有空,所以就列了幾本,打算儘快讀完。以下是書名以及我的讀前想法:

Built To Last:我不認為因為現今的金融海嘯,就可以否定這本書的價值;相反地,我們更應該仔細閱讀這本書,然後了解歷史的脈絡,進而讓自己的組織能夠安然度過現今的金融海嘯。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uership:只要有創新的想法,任何時候都是創業的好時機;自助者,天助也;內在確立了,不論外在環境如何,都是可以進行的。

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這是大學時期選的一門課的指定讀物之一,忘記當時為何買了課本卻對選;不論如何,現在更應該好好了解資本主義的精神。因為,我不認為現今的金融海嘯代表資本主義本崩潰了。這應該是認為疏失,而不是資本主義本身的缺失;畢竟,人類並非全然理性,很多時候,我們是被自己的感覺牽著走~也可以算是意氣用事。

Organizational Behavior:這是一本教科書!我想要好好了解組織相關的理論以便進行改造。

The Systems Approach:這本書是作業研究領域的經典之一,不過已經絕版了,翻譯本也找不到了。不過它真的是一本好書,所以我要好好地從頭讀一遍,然後把它應用到工作上面。

Systems Engineering & Analysis:這也是一本教科書,是系統工程領域的書籍。我想要更了解工程師的觀點,以彌補管理師的不足。

一個東西不見了,讓我鬱卒了一陣子;不過我還好,吃、睡、工作都沒受影響。當然,這個事件再次提醒我要珍惜自己擁有的,不要迷失在市區的東西上面。而且,我也再次檢視那些閱讀過的書籍,回想一下讀後的心得、整理自己的思緒。

莫以惡小而為之

文章日期:2011-07-29 20:04

Written on 2011/7/21

五月初開始到台北市城中區上班,每天早上都要穿越襄陽路與重慶南路的T字路口;而這個路口宗是有一段時間三邊的人車都處在鴻等的狀態,這時候他部分的人都對值勤的交通警察和紅燈視若無睹地穿越馬路;更誇張的是值勤的交通警察對這些人的舉動竟然也視而不見。一天,兩天,三天…,每天都是這樣,一開始我原本想打市民熱線反映一下,可是天天都這樣讓我感到絕望、深深瞧不起這些自我作踐的執法人員,於是我就不再理會這樣的情況。

今天中午吃完飯,在漢口街等紅綠燈要到重慶南路時,相同的情境再度上演,只不過值勤的交通警察竟然會制止行人闖紅燈;難得看到如此認真工作的警察,綠燈我穿越馬路後就跟他聊天給予精神鼓勵。他說這是他的工作,所以應該要認真執行;不過對於這種不合理的情況,他也會請民眾利用市民熱線反映給相關單位請他們改善這種情況。

雖然孔子說過君子不拘小節,但是我相信他絕對沒有微小的法律就可以不遵守的意思。而孟子說過莫以惡小而為之;因為積小成大,經年累月之後就會難保不會不知不覺地開始做大奸大惡之事。

我覺得其實易經中的察微知漸也可以運用在觀察人上面。基本上我覺得那些會闖紅燈的人,基本上他們的道德良知都有問題;雖然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是就是有問題就是了。如果連這種小事情都沒有辦法自我約束,對於大是大非的拿捏,我也不會對他們有什麼期待。

我要說的就是對於遵循法律規範這件事情,就算它不合理,當下我們還是要服從;我們可以事後尋求改正之道,但是我們不可以自行決定是否要遵守。司法的尊嚴是要靠大家從日常生活當中的每一件事情去捍衛;而這樣司法體系才會真正往良善的方面改進。光是喊口號以及羨慕日本人、德國人的守法精神卻沒有身體力行,那麼這一切都只是空談。

附帶一提的是,我覺得認為闖紅燈無傷大雅的人沒有資格批評或者是捍衛李前總統、陳前總統、馬總統的種種行為。因為這是原則的問題:就像寓言故事裡的五十步笑百步,毫無意義可言。修身都有問題,那就遑論天下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