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宜的空間利用

基本上我認為浴室是我們使用最頻繁的空間,所以營造出舒適感就是 室內設計師最重要的任務。

按摩浴缸以及站立 式按摩水柱的確是可以讓使用者感到非常舒服,但 是這些設備也非常佔據空間~會令人感覺受到壓迫。所以當浴室空間不夠大 (小於 2坪)的時候,最好還是不要裝置這些設備。

配色也是 非常重要的一件 事情,因為我們主要是依賴視覺。原則是不 要超過三種色系,並且營造出安定、令人放鬆的感覺。如果想要有絢麗的 感覺 ,可以挑一小面牆或貼一條五顏六 色的馬賽克玻璃磚。

有兩間浴室的房子其實可以一間建置浴缸,另一 間建置 淋浴 間。畢竟 泡澡時要有時間和心情的,大部分的時候我們應該都只 是快速洗澡而已, 並沒 有那個閒情逸致泡在浴 缸裡。所以真的不需用兩個浴缸 。

因為空間不大,合適 的置物 空間就更為重要 。洗臉台下以及馬桶上方 是兩個不錯的空間。如此一來就不用 此一來就不用 此一來就不用 擔心 了!

~在有限的條件下做最佳化利用令我感覺非常棒~

渺小與脆弱

文章日期:2012-02-02 09:33

  昨天晚上跟朋友逛饒河街夜市,離開時才發現原來佛光山的台北道場就在松山火車站旁邊;而旁邊還有一個慈祐宮。

之所以要寫下這段文字,是因為離開時我做了一件讓自己覺得很懊惱的事情。不過這就是 “經驗" 與 “學習" 的產生嘍!唯有 “錯誤" 才會讓我們驚覺並意識到許多事情,也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夠在心靈方面有所成長。

簡單的說,在佛祖、媽祖婆等眾多神明眼下,我才再次意識到自己的渺小與脆弱。雖然說自認為道德操守修練得還不錯,但是血肉之軀從難免會有意志力薄弱的時候。在那個當下,我被外力干擾而無法看到那個剎那所代表的 “永恆" 而做出了錯誤的決定;不過好在時候我很快就意識到這一切,重新檢視自己的心理狀態;做了一些事情,希望這種情境能夠圓滿結束。

我不確定重複出現的類似情境算不算是一種 “輪迴" ?不過我知道 “逃避" 只會讓這樣的情境一再地出現!大概唯有坦然面對,做出因應的行為,才能夠讓這種情境 “圓滿" 結束吧!

雖然 “渺小" ,但是就我能力所及,我還是能夠盡力地讓自己的想像力得到發揮,而讓自己在無形的層次能夠 “顯著" !也就是在既有的資源下,發揮最大效益。

解脫還是結束

文章日期:2012-01-02 13:57

12月30日那天我離開了新光證券。說“解脫”好像太負面了;所以應該說終於“結束”了。然而“結束”也是另一個“開始”!終於,既然我有追求夢想的奢侈,那就應該義無反顧地去逐夢。

雖然在新光證券只待了短短不到八個月,但是我看到了也認識了不少以前從未體驗的人事物。雖然以前就知道,不過體驗過後的感覺才深刻。而這段期間對我最大的助益,就是我的生活作息比之前還更加有規律了!

其實我從小就嚮往擔任大學教授,但我卻也不想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大學裡;所以我大學畢業後並沒有直接去讀研究所,而是找工作體驗社會百態。而之後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很不喜歡準備考試。因為考試真的是滿無聊了,對於追求真理幾乎毫無幫助。

我覺的金融從業人員真的蠻辛苦的!有琳瑯滿目的考試要準備!當然如果不想調部門、升遷的人可以只考一兩科!因為如此,所以這段期間我也考了三科:證券商高級業務員、信託業務員以及投信投顧業務員。雖然,我還是很討厭準備考試,但是這段期間我似乎發現了其中的訣竅;於是我不再厭惡準備考試。

我也老大不小了,我出生的時候我爸爸就差不多我這個年紀;所以現在的我,既然不可能馬上結婚生子,那麼我就得做一件事讓自己能夠有穩定又有發展的工作;不過這應該算是前期準備工作吧!我終於下定決心要去美國修讀諮商心理學博士!而我得先考過GRE!因為對準備考試已有不少心得,所以現下的準備工作我覺得還算順利!

終於,我要勇敢地追求我那漫長的學術研究之旅途!

昨天的心情

文章日期:2011-10-27 20:11

昨天參加信託業務員考試合格了,不過考試前後的心情也很複雜,但是跟9月28日那天不一樣。

因為做了十屆的筆試題目,而兩科分數每次都在70分以上;所以我覺得考試的題目很簡單,但是考前我還是有緊張,因為害怕會 “陰溝裡翻船”。其實在沒有考完之前,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絕對會通過。而且法規的頭幾個題目的詢問形式跟之前的題目很不一樣,而且我也沒做過,所以我不敢肯定自己填的答案是對的。甚至是到了要領取測驗成績時,簽完名後我還問工作人員我又沒有通過;我緊張到完全忘記要領取合各證書的人才需要簽名!

拿到證書後當然很開心,但是我的心情卻也有沉重的一面。同場考試的人,有一些都超過五十歲了,真是難為他們了。真不懂我們為甚麼會有那麼多的考試?還真的是從小考到老!我們乾脆改名叫 “考試共和國”算了!另外就是我其實對 “信託”相關的一切仍然是一竅不通。真正應該要知道的東西,恐怕不是用考試可以讓人知道的吧?也許,這就是我們的宿命!

那天的心情

文章日期:2011-10-01 08:29

9月28日我第三次參加證券商高級業務員資格測驗終於通過了,而那天的心情其實還滿複雜的。

這次測驗前有點緊張,因為花了十幾天一直寫考古題,總是希望能夠順利通過。而之前的兩次測驗都沒有緊張,因為那些時候我是抱持著沒通過就算了的心態。可是這一次,如果還是沒有通過,我真的會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所一那天是抱持著志在必得的意念。

在進行測驗的時候,因為不少題目都做過了,所以感覺是還不錯。不過這種事情在結果沒有公布以前其實很難說,所以內心還是有些許忐忑不安。所以結束後去列印結果,我還特地仔細看了兩遍,確認自己沒看錯,以免空歡喜一場。

看到結果的那一刻,心情其實是滿複雜的。立即湧上心頭的是如釋重負的感覺,畢竟我從六月中就開始一點一點地準備這個測驗,而現在終於結束了。然而那一刻,我也想要把相關的考試用書都一把火燒掉,因為這些書沒什麼真實價值;不過昨天我的想法改了,也許我還是會把它們留著做紀念。

接下來當然就是興奮愉悅的感覺,而我就犒賞自己買了兩部我認為值得收藏的日劇:<<GTO麻辣教師>>以及<<心理醫生>>。然後我就從雙連站走到南京松江站,因為神經緊繃了好些日子,我想要在街上走走、吹吹風、看看這個城市的人事物。當然在途中我還買了蛋捲冰淇淋獎勵自己,不然兩手空空的閒逛好像很奇怪!

再來就是對於工作的感覺。之前我總是覺得毛毛的,就是有種不對勁的感覺。不過測驗通過了以後,我開始認真看待我在做的工作。當然要加強的還非常多,不過我的內心不再不安。

雖然我還是覺得這些測驗挺無聊的,不過還是有功用的!至少讓通過的人有某種程度的自我肯定和增加信心吧!也許在我們這個考試氾濫的國家,這些琳瑯滿目的測驗證書的功能就是彌補眾人對學位證書的遺憾吧!

表演相關的書籍

文章日期:2010-05-07 10:42

其實在一月期間,我就買了兩本表演相關的書籍。一本是崔小萍的<<表演藝術與方法>>,另外一本是 姚坤 君的<<演員功課>>。我想說,課堂上能聽到的,雖然是老師的心血,但是仍舊是這個領域的知識的一小部分而已。學習,最主要還是要靠自己努力。而且,很多時候是因為所知太少,提出的問題會沒有重點。我相信讀了一些之後,再問的問題應該比較能夠說明自己的處境。

二月初,我又再買了三本書;這次是英文的,不過其中兩本有中文譯本。You Can Act  by D.W. Brown。兩本中譯本是 Mark Owen 的 The Stages of Acting 以及 The Actor’s Scenebook。這些書,好像都有被美國的戲劇系當做教科書,我就是因為這樣才買的。因我相信學習任何東西都是有方法的,就算不能到學校接受完整的訓練,一定有別的替代方式,一樣可以學習。只是要比較辛苦,而且還得自己找到老師常常請教。

正因為如此,幾天前我又在網路上搜尋表演相關的課程。結果,我發現一個表演老師~陳佳穗。她是去紐約的 HB Studio 學表演的;那個學校培養出不少實力派的明星演員。總而言之,這真是個令我興奮的意外收穫。我隔天就打電話給陳老師,請教表演相關的問題。她人真是好,素昧平生還那麼認真地幫我解惑。真是太好了,終於找到一個可以暢所欲言的請教的表演老師。不過我不是說其他的老師不好,只是我個人的問題,思考模式契合的程度的問題。

台北藝術大學推廣中心

文章日期:2010-05-07 09:06

  關於表演藝術,我有許多的疑問,而且我覺得應該要聽聽看不同人的說法、教法,所以在過農曆年前,我就去報名了台北藝術大學推廣中心的表演初階、表演進階兩堂課。

原本規劃二月底就會開班的初階課程,到了三月中才開成。不過早晚不是問題,重要的事我在其中確認了一些方向去努力。

老師人很好,所以我又再報了她的另外一門課~排演。這個課程完全就是在教排演過程當中一切要做的事情、要注意的東西。之前在綠光因為時間的緣故,老師對於排演無法交代的那麼仔細。真好,這次可以好好的學習排演。

綠光表演學堂58期

文章日期:2010-05-07 08:56

  年初的時候,一月一整個月,我去綠光劇團的表演學堂上表演進階班課程。這其實是去年就規劃好要參與的活動,只是大熊老師一直沒空,所以到了今年初才開進階班課程。

事隔三個多月,回想起來很多記憶都已經模糊了。不過我還記得那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還有在表演當中做平常不能做的事情。

當然對於初學者的我,有太多太多要學習、改進的地方。不過不論如何,我還是很高興看我表演的人有開懷大笑。畢竟博君一笑,不就是表演的目的之一嗎?

永不妥協劇本序曲風雨欲來~修正一版

文章日期:2009-12-02 15:15

S1 時:下午 景:街景
人:保安大隊員警、路人

▲  台北國際會議中心

△  風和日麗。

△  保安大隊員警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四周站哨。

△  街上行人、車輛川流不息。

S2 時:下午 景:大樓內
人:特勤人員

▲  台北國際會議中心大廳

△  一樓大會議廳入口處架設有電子安檢門。

△  特勤人員在大廳站哨。

S3 時:下午 景:大樓內、大會議廳內
人:江仁哲、總統、幕僚長、產業發展部長、司長、司儀、聽眾

△  大會議廳傳來熱烈的掌聲。

△  大會議廳內聽眾爆滿。

△  講台上方的紅布條寫著「專家系統的構架與應用國際研討會」、「主辦單位:行政院」、「承辦單位:商業部、產業發展部、貿易部」

△  銀幕上顯示「學術研究單位的應用實例」、「主講人:艾瑞萌學術基金會執行長 江仁哲 博士」

▲  江仁哲一身學者打扮,站在講台上演講。

江仁哲:謝謝!謝謝!

△  掌聲依舊不絕於耳。

司儀:非常感謝各位貴賓的熱情,我們繼續來聽江執行長後半段精彩的演說好嗎?

江仁哲:接下來要跟各位報告的是我們艾瑞萌學術基金會應用專家系統的情形。

江仁哲:首先就是我們運用專家系統來做研究內容的管理與分析。

△  此時總統在台下聽的津津有味。

△  但幕僚長不時看著手錶,緊張地看著總統。

△  江仁哲注視著聽眾,親切地在演說。

江仁哲:(輕鬆但不失莊重)用專家系統來進行資料分類,可以避免每個人認知不同的問題。

△  總統聽得入神,高興地側身幕僚長。

總統:(喜遇奇才)幕僚長,這個江執行長說的事情真是有意思。改天請他來府裡,我要當面跟他談談。

幕僚長:(必恭必敬)報告總統,這個我回去會安排。不過您的下一個行程差不多要開始了,是不是該過去了?

總統:(捨不得離開)我們聽完江執行長的演說在離開。

△  幕僚長雖然心急如焚,但也只能點頭。

△  而此時坐在不遠處的產業發展部長,看著總統極度欣賞江仁哲的舉動,內心非常不是滋味。部長的嫉妒之情溢於言表。側頭向一旁的司長嘀咕。

部長:奇怪!總統今天是怎麼了?竟然會為了一個小人物的演說耽誤行程?

△  一旁的司長附和地點點頭一同表示不解。

江仁哲:總結來說,我們艾瑞萌對於產業發展的方向的建議就是根據專家系統的分析,推演出來的規劃案。

司儀:非常感謝艾瑞萌基金會執行長江仁哲為我們大會做的精闢演說。

△  聽眾掌聲如雷。

△  部長等人極不情願地輕輕鼓掌。

△  江仁哲鞠躬答謝,此時眼神與總統交會,總統露出極度欣賞之情,而江仁哲因為處境僅禮貌性回應。

▲江仁哲下台走回主講人席。

△  回座時江仁哲瞥見部長充滿妒意的眼神,但不以為意。

S4 時:早上 景:產業發展部
人:部長、司長

▲部長辦公室。

△部長的辦公桌上堆滿公文。側邊的書櫃上陳列了許多嶄新的百科全書、<<經濟人>>期刊等。

△會客用的沙發是特級的牛皮材質。

▲部長與司長二人坐在沙發上。

△部長翹著腳、靠著沙發跟司長談話。

部長:(憂心)你看總統那天反常地表現出欣賞江仁哲的表情,會不會是要找江仁哲入閣?

△  司長拘謹地坐著,不發一語。

△  部長見司長沒答話,便繼續問。

部長:(不懷好意)艾瑞萌那邊的情形到底如何?

司長:(賊頭賊腦地)您是說他們人心浮動的事情嗎?

部長:(訝異)怎麼,艾瑞萌真的大有問題?

司長:(得意)那當然!只有江仁哲那個書呆子才以為艾瑞萌風調雨順。

△  部長露出邪惡的笑容。

部長:(撇清)不過這一切都跟我無關喔!

△  司長還沉浸在取悅老闆的情緒中,並未察覺部長的話。

司長:部長您可以高枕無憂了。一個連三十個人的組織都搞不好的人,哪有可能做部長?

△  部長欣然同意地點頭。

部長:不過,你最好還是去弄清楚艾瑞萌裡頭的人到底在幹什麼。

S5 時:晚上 景:優靜典雅的高級西餐廳
人:朱民峰、紀副處長、侯組長、胡組長、塗組長、小助理等13人

▲  餐廳的開放空間區域客人不多,零散地分布。

▲  餐廳裡頭的一間包廂似乎有討論聲。

▲  朱民峰坐在主位,其餘人分坐兩側。

△  朱民峰停頓了一下,紀副處長見狀便接話。

紀副處長:(忿忿不平)處長啊!你們平平都是處長,憑什麼 那余怡 君一副好像是執行長代理人的姿態?

侯組長:(邪惡地)就是說嘛!天曉得她是不是跟執行長有一腿。

胡組長:(自以為是)也不想想到底是哪個部門在養艾瑞萌?

塗組長:(應聲蟲)少了我們,她營運處有辦法營運嗎?

△  朱民峰內心暗自高興但是表面上嚴肅地制止其他人繼續八卦。

朱民峰:好了好了,別說這個了。

 △眾人停止,全都轉頭注視著朱民峰。

朱民峰:之前我和合作廠商討論了很久,也跟產業發展部裡頭的人打過招呼了。還差一點就可以大功告成了;我們還是來商量這最後一擊該如何執行。

△  有不少人不甚了解地看著朱民峰。

朱民峰:默默的待在艾瑞萌是不會有前途的!你們能夠領取的就只是那一份死薪水,以及少得可憐的績效獎金。

紀副處長:(悻悻然)而且有人還一天到晚要為難我們,非得剷除我們才甘心。

小助理:(祈求)處長…,那你告訴我們該怎麼辦?

△  朱民峰看了一下在場的人。

朱民峰:(胸有成竹)我們集體辭職。現在快要年底了,要驗收結案。執行長一定會慰留大家,那麼我就會替大家爭取更多福利。

朱民峰:(勉為其難)如果執行長沒有慰留大家,司長那邊我已經打點好了,他會照顧我們的。

△  眾人甚為滿意地露出笑容。

△  朱民峰和眾人繼續交頭接耳。

S6 時:早上 景:辦公大樓的某層
人:江仁哲、 余怡 君、 陳 小姐

▲  基金會門口,碩大的匾額「艾瑞萌學術基金會」。

▲  江仁哲從外面走進去。

小姐:執行長早。

江仁哲:早。

△  江仁哲環視了一下,發現有很多空位。

江仁哲: 陳 小姐,資訊處的人呢?

小姐:執行長,我不知道耶!可能是去員工旅遊了吧!

△  江仁哲沒說什麼,只是覺得有點奇怪,因為他並沒有看到資訊處上呈的旅遊申請單。

▲  江仁哲走到後頭,進入自己的辦公室。

△  辦公室非常整齊,就像書房一般充滿了書卷氣。

△  陽光照進落地窗讓人感覺房間格外溫暖。

▲  余怡君穿著短裙坐在原木沙發上。

江仁哲:余處長妳怎麼會在這裡?

△  江仁哲於是便讓方門敞開。

△  余怡君見江仁哲開門進來,便起身說話。

余怡君:(有點嗲)執行長…,不好了…,朱處長他們十三個人集體辭職了。

△  余怡君用崇拜的眼神看著江仁哲,雙手呈上一疊辭呈。

江仁哲:(有一點難過)怎麼會這樣?

△  余怡君顯得不知所措,楚楚可憐地看著江仁哲。

△  江仁哲被看得十分不自在。

江仁哲:(安撫)別擔心,資訊處還有楊鴻昭在,一切都不成問題。

江仁哲:余處長妳先回去處理妳的事情吧!

 ▲ 余怡 君似乎還想說什麼,但只得離開。

△  江仁哲鬆了口氣。

S7 時:下午 景:大會議室
人:江仁哲、 余怡 君、研發處長黃銘傑、其他員工14人

△  雖然人很多,但是會議室內的「氣壓」似乎很低。

△  江仁哲望了一下所有人,清了一下喉嚨。

江仁哲:我想大家應該已經知道,朱處長十幾個人不是去員工旅遊,而是集體辭職。

△  眾人面色凝重,皆未發言。

江仁哲:今天把各位找來,就是要跟各位說明我們現在的處境,還有我的應變措施。

江仁哲:(持平)朱處長帶了十二個人跟他一起走,你們覺得我應該強力慰留嗎?

△  江仁哲再環視ㄧ下眾人。

江仁哲:還是…?說說看你們的想法吧!

△  會議室是一片寂靜,不久,黃銘傑看沒人說話,於是才發言。

黃銘傑:(試探)報告執行長,慰留與否我們研發處都可接受;不過我比較想要知道的是您接下來的計畫。

△  余怡君見狀便也接話。

余怡君:(應聲蟲)是啊是啊!我們這邊也是ㄧ樣的。我們也比較希望知道以後的營運方針。

△  江仁哲想了一下。

江仁哲:(惋惜)如果朱民峰他只是一個人辭職,我很可能會慰留他。

△  黃銘傑、 余怡 君二人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江仁哲:(嚴厲)可是他這樣慫恿了這麼